八戒中文網 > 女頻頻道 > 農門貴女有點冷 > 第142章 能殺嗎


    “好俊的公子,瞧著咋還有些眼熟?”就是剛才的那個眼神太可怕了點。

    寶生媳婦看著笑盈盈下馬步入食肆的景玥,摟著小孫子的手臂還有些抖,脊背上竄起的寒意也尚未消退,汗津津的把貼身的小衣裳都給打濕了,她卻開始忍不住的懷疑剛才是不是出現了錯覺?

    分明是個比花兒還要好看的溫柔公子,哪里可怕了?

    無論古今,長得好看的人總是特別占便宜,明明前一刻還一副煉獄里殺出來的惡鬼模樣,轉眼笑一笑,人們瞬間就覺得春風送暖,花兒都開了,還開始自我懷疑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們真應該看得遠一點,看看他身后那些侍從們,幾乎全都是一副見了鬼的震驚表情。

    只除了少數的那么一兩個。

    景玥就這么堂而皇之,沒遇見丁點阻礙的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春喜被嚇得到現在還心頭亂跳,縮著身子都不敢抬頭多看一眼,渾身顫抖,滿臉的驚懼。

    倒是屠六娘終于從疼痛中稍稍緩過了神,捧著手臂白著臉,也有精力去看那不知死活竟敢打她的混蛋了。

    一抬頭,便是一愣,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正朝她走過來的少年郎,極致的美貌于她而言就是極端的誘惑,讓她在一瞬間連疼痛都感覺不到了,滿腔的憤怒也一下子泄了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為什么打我?”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,出口的質問和叫囂卻成了軟綿綿宛若委屈的撒嬌。

    景玥的腳步一頓,渾身泛起一陣惡寒。

    屠六娘在丫鬟和仆婦的攙扶下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站了起來,捂著手臂疼得臉色發白,眼淚也止不住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剛經歷了小產又遭受重創,她現在連原地站穩都不能夠,然而如此境地她卻仍不忘滿臉癡迷的看著景玥,身子一晃就軟綿綿的朝他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景玥一瞬間如同遇到多惡心的臟東西,手一抖,尚未收起的鞭子就又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這次可不僅僅是一只手臂而已了,從右肩到左邊的腰側血淋淋一條,若非斗篷和綿襖子替她擋了大部分殺傷力,她怕是要被當場劈開。

    所有人被都嚇壞了,眼睜睜看著屠六娘縮著身子痛到在地上打滾,凄厲的尖叫把隔了門墻,小小的動靜基本聽不見的鄭豐谷都驚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咋的了?”看著模樣慘烈滿身血的屠六娘,看著幾乎把他家食肆圍堵了起來的陌生侍從,他最后將目光落在手執著染血長鞭的景玥身上,神情驚懼而又茫然。

    門外除了景玥的侍從,還有聽到動靜后圍攏過來的村民,卻都不敢靠得太近,只遠遠站著對這邊指指點點、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從景玥的身后沖上來兩個人,一左一右的架起屠六娘就往外拖。

    燒灼般的疼痛加上內心的恐懼讓屠六娘厲聲尖叫了起來:“放開我,放開我!你們知道我是什么人嗎?鄭云蘿你這個賤……唔唔唔!”

    景玥的目光愈顯幽深,他轉過了頭,第一次拿正眼去看被鉗制了雙手和捂住半張臉的屠六娘,看得特別仔細。

    “能殺嗎?”他回頭來問云蘿。

    食肆里悚然一驚,曾迷失在他美色中的人再也感覺不到他的美艷動人了,只看著他簡直要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云蘿的眉心抽了一下,雖然對于屠六娘不罵景玥卻反而來罵她的行為有些不滿,但也不至于就到了要她小命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別鬧!”

    景玥一愣,忽然就別過臉去偷偷的笑了起來,眼角微微泛紅,只覺得整顆心都酥酥麻麻的。

    待到平復下心情,他走到了云蘿的面前,然后將另一只手中的狹長黑匣子遞給她,說:“西夷特產,特意為你挑選的。”

    你去打仗還不忘尋摸當地的特產?

    還有,你不是剛剛還想要殺屠六娘的嗎?轉眼就滿面春風的送起了禮物?

    明明沒什么大的表情,但景玥還是從她眼里看到了這個意思,不由得輕笑一聲,眉頭微挑隱約中似乎還有點得意,將狹長黑匣子一點點打開,輕聲說道:“這是我從西夷王庭的寶庫中找到的,當時看到的第一眼就覺得你肯定會喜歡。”

    匣子打開,出現在云蘿面前的就是一柄漆黑的短劍,比匕首略長,不足一尺,躺在黑匣子里面幾乎要與襯墊的漆黑毛氈子融為一體,不見一絲反光。

    云蘿默然。

    送女孩子禮物,不該是珠寶首飾、黃金美玉才對嗎?是什么讓你覺得本姑娘會喜歡這樣一把黑漆漆沒有任何特色和裝飾,看上去一點都不閃閃發亮的短劍?

    她抿著嘴繃著小臉,眼睛卻一下子就亮了。

    這短劍好像并不是純粹的鐵器或銅器,握在手中只是微涼,不覺得冰冷,有一種似玉似木的觸覺。它的表面沒有任何的花紋雕鏤,若不是劍柄下端突出的格,怕是要把它看成一截扁圓的燒火棍,看似圓潤光滑,摸著卻有細膩的沙粒感,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稍一用力將劍身拔出,依然是不見反光的黑,直到完全拔出了劍鞘才終于在劍鋒處看見了一抹藏不住的亮色,并沒有很亮,但在極致的黑中透出的這點反光卻一下子刺得云蘿雙眼生疼。

    一只手忽然捂住了她的眼睛,溫熱的,還帶著薄薄的一層繭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包著她的手指,緩緩的將拔出的短劍又重新推回了劍鞘,“別看,小心傷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云蘿眨了下眼,長長的睫毛掃過他的手心,讓他的心跳也忽然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慌忙將手縮回去,藏到身后輕輕的握起,似乎想要留住手心里的那一抹細膩和溫涼。

    耳根微熱,他輕咳了一聲,說道:“這短劍據說是由天外隕石鍛造而成,吹毛短發、削鐵如泥,且還十分的堅硬,鐵石錘打不斷,被西夷王族奉為至寶珍藏在寶庫之中,正好便宜了我。”

    云蘿把玩著短劍,還真有點舍不得還給他。

    “久別重逢的朋友精心準備的好禮,你難道想要拒絕我嗎?”景玥藏起了緊張,用最漫不經心的口吻說道。

    云蘿看他兩眼,默默的將這份好禮放回到匣子里,然后合上蓋子端在了懷里,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景玥暗暗的松一口氣,正要說話,忽然感覺到腿上一緊,低頭就看到一個胖乎乎的三四歲小娃抱住了他的大腿,用力仰起腦袋來看著他,一雙大眼睛又圓又亮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錯覺,分明沒有血緣,但這個胖嘟嘟卻和阿蘿的小時候頗有幾分神似。

    景玥看著就不由得軟了心,彎下腰伸手往他的兩邊腋下一托,輕易的將他托舉了起來往懷里一摟,目光卻落在對面云蘿的身上,滿臉痛惜的問道:“阿蘿,你怎么瘦了那么多?”

    這可真不是個讓人高興的問題,云蘿眼皮一掀,涼涼的反問了一句:“瘦了不好嗎?”

    他輕捏了下鄭嘟嘟的小胖爪子,“好,你怎樣都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唉,都沒來得及揉一揉、捏一捏,阿蘿的肉就不見了。

    鄭嘟嘟被捏得癢癢,忍不住動了動小爪子,說:“吃肉!”

    景玥眉眼微軟,至少現在的鄭嘟嘟還是讓他有點喜歡的,于是態度也算溫和,又捏了捏小胖臉,問道:“你這一身肉是吃了多少肉才養出來的?”

    胖嘟嘟一點都不怕他,還覺得這個哥哥跟他的三姐一樣好看,讓他有那么一點點喜歡,聞言就笑嘻嘻的張開手臂劃拉著說道:“這么多!”

    鄭豐谷和劉氏從驚懼中緩過了神來,又見小閨女小兒子跟景玥站在一起,竟都半點不覺得害怕,夫妻兩不由得面面相覷,然后一塊兒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劉氏偷眼瞄著景玥的臉,又小心的看了幾眼門外那些掛著刀的黑臉侍從,還有被直接敲暈了過去扔在地上的屠六娘,試探的問道:“是景公子吧?”

    幾年不見,景玥的模樣變了許多,但大致的輪廓卻沒有太大的改變,況且,長成這樣好看的公子總是能讓人印象深刻,幾年前的幾次相見,劉氏至今都沒有忘記。

    景玥將胖嘟嘟放到地上,然后朝劉氏拱手道:“正是小子,幾年不見,大叔和嬸子長得越發年輕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熟人,夫妻兩的表情立刻就可見的放松了許多,再聽見這一句贊揚,劉氏不禁有些羞赧,看著他小心的說道:“景公子也長大了呢,若是在外頭遇見,可不敢認。聽小蘿說過,你不是本地人,這些年一直在家中嗎?此次過來這兒是有啥事?”

    “承蒙嬸子掛念,這些年我一直游歷在外,今年初才回到家中,接掌家中事務。”

    劉氏驚訝道:“你小小年紀就開始掌管家中事務了?”

    這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公子,可不是鄉下的小門小戶,有的也多是些瑣碎小事。

    想想金公子,十歲就能夠獨自掌管一個作坊了,這大戶人家的孩子咋都那么能干呢?

    如果讓劉氏知道,景玥掌的不僅僅是他景家的一家小事,還掌著幾十萬大軍,剛剛攻占了西夷王庭,殺得西夷俯首稱臣、年年納貢,不知又該是怎樣的震驚模樣。

    可惜,最想殺的那個人卻竟然被逃過一劫。

    不過也無妨,今生若還敢惦記阿蘿,他不介意打到西夷滅國。

    景玥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霾,轉頭又跟云蘿說:“我預備在這里建幾座茶園,附近可有空置的荒山坡地?”

    “茶園?”云蘿一愣,隨之意外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你還真有正經事啊?

    不過在附近建茶園么?

    江南的氣候是十分適合種植綠茶的,這一點連她這個對農事不大了解的半吊子都知道,畢竟在她的前世,江南的綠茶多有名啊!

    但現在,她還真沒有聽說過附近有什么出名的茶園,倒是在后山找到過幾株野茶,可她又不會炒制,摘了也是白白的浪費。

    鄭豐谷在旁邊聽了一耳朵,不禁說道:“茶可是金貴東西,怕是不好種吧?”

    他也只在往年金公子送來的年節禮物中見過正經的茶葉,聽說老貴了,小小的一罐就要幾百文甚至是好幾兩銀子。

    鎮上的鋪子里也有賣茶的,最便宜的就是茶葉沫子,卻也得十好幾文錢一小包,鄉下人可舍不得花這個錢,想喝茶,就去山里田邊的摘一些草葉子草籽來曬干了泡水喝,有的很苦,有的還有淡淡的香味,消暑解渴不比正經茶葉差。

    要說滋味,那是什么茶都不如糖水好喝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純種的窮苦百姓,鄭豐谷對自己的這個觀點沒有一絲懷疑和遲疑。

    景玥說:“茶種和茶樹都已經備好了,就等著找地方栽種。”

    鄭豐谷茫然的睜著眼睛,伺候莊稼他是一把好手,種茶卻是完全的兩眼一抹黑,只能對景玥說道:“我也不懂這個,但若是有哪里用得著我們的,公子盡管直說。”

    景玥又道了聲謝。

    鄭豐谷悄然的瞄了眼外頭,看到暈死在地上的屠六娘,有些為難和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正想開口求個情,鄭云蘭和鄭玉蓮從村里跑了出來,遠遠的就看到有許多村民圍在食肆外頭,卻都沒有靠得太近,好像在害怕著什么,而食肆的門口則堵了一群陌生的帶刀漢子。

    兩人不由停下腳步,臉色有些驚惶和遲疑。

    “大嫂。”鄭云蘭忽然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屠六娘,頓時心里一驚,既緊張擔憂,又有著一點莫名的快意,壯了壯膽子,沖著景玥的侍從們喊道,“你們是什么人?對我大嫂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眼珠子飛快的轉溜著,透過人群,她隱約能看見二叔家的食肆里頭似乎也進了人,難道是二叔家做事得罪了人,大嫂不過是被連累的?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,鄭云蘭的心就仿佛要飛起一般。

    她盼著他們倒霉,可是已經盼了好幾年!

    要說她為何這么看二叔家不順眼,其實她自己也未必能說清楚,反正就是心里不爽快不痛快,憑什么她在吃苦受罪,分家出去的堂姐妹堂兄弟的日子卻越過越好?明明不過是幾家泥腿子而已,離了她爹的庇護,難道不該苦哈哈的一輩子埋在泥土里刨食,吃了上頓沒下頓嗎?

    沒人理會鄭云蘭的質問,甚至連多看一眼都沒有。

    這讓鄭云蘭不禁有些羞惱和怯步,站在幾步之外就不敢再往前。

    鄭玉蓮站在她的身邊,也在看那些不知來路的陌生人,目光從他們的衣著看到身姿,又從樣貌看到裝扮,咬了咬嘴唇,一改往日張揚的本性,輕聲細語的說道:“你們是從哪里來的?難道不知道我侄兒媳婦是鎮上屠家的六小姐嗎?再嬌貴也沒有了,你們粗手粗腳的傷了她,屠家可不會放過你們!”

    站在屠六娘兩側的正是無痕和無妄,剛才也是他們將人拖出來打暈的。

    聽到鄭玉蓮的話,他們對視一眼,不過是個鄉紳小戶之家的女兒,還再嬌貴也沒有了,當他們沒有見過真正的千金貴女嗎?

    在鄉下人看來,屠家已經是了不得的大戶人家,可在景玥身邊的這些人看來,一個鎮上的鄉紳小商人,也不過是個稍微寬裕些的鄉下人家。

    無妄頓時輕笑了一聲,“真是好大的依仗,可嚇死我了!”

    這話說出來,旁邊緊跟著就響起一陣輕聲的哄笑,讓剛露出得意神色的鄭玉蓮一下子又僵硬了表情。

    那話分明是在嘲笑她!

    鄭云蘭漲紅了臉簡直想要當做不認識她,眼珠一轉就又轉到了食肆的方向,隔著人群朝那邊喊道:“二叔、二嬸,你們在里面嗎?這些是什么人?為何圍在你家外頭?你們在里面還好嗎?”

    “你很盼著我們都出事?”

    云蘿的聲音從食肆里傳了出來,圍在門口的侍從們也隨之散開,食肆里的情景終于呈現在了鄭云蘭和鄭玉蓮的眼前。

    里面明明有好幾個人,姑侄兩的目光卻只被那一人吸引。

    鄭玉蓮忽然間含羞帶怯紅了臉,鄭云蘭的眼中也迸射出了強烈的光芒,“景……景公子?”

    當年景公子和金來一起來村里,她們還曾遠遠的跟著躲在暗處偷看,之后又在家里近距離的見了兩回,那樣俊美的公子真是讓人永生難忘,哪怕時隔幾年變了模樣,她們仍是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兩人穿過人群進了食肆,鄭云蘭站在景玥的面前,似乎沒看到他的避讓后退,纏著手指柔聲說道:“景公子怎么來了?這些年來,你一走無音信,我問云蘿她也不問三不知,更是從不主動提起你,沒想到景公子卻還惦記著我們。”

    云蘿耷著眉尾瞥了她一眼,別以為我聽不出你話里的意有所指、挑撥離間啊!

    鄭玉蓮也瞪了眼云蘿,輕嗔道:“景公子大老遠的過來看望我們,你怎么讓他站在這兒?莫說端茶上點心,好歹先請他坐下來啊,真是太不知禮數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你平時說話的語氣和聲音可不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鄭嘟嘟聽不太懂,但指責他三姐的話還是聽出來了,就站在云蘿的前面,張著小手氣呼呼的瞪著她們。

    云蘿在他頭頂的小簸箕上摸了摸,倒是懶得跟她們計較。

    可惜,安撫了鄭嘟嘟,旁邊還有個同樣不高興的景玥,他涼涼的掃過鄭玉蓮和鄭云蘭二人,轉頭問云蘿:“這兩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小姑和大堂姐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他眉頭一挑似乎十分的驚訝,“瞧這皮膚粗糙,滿臉褶子的模樣,我還以為是村里誰家的大嬸呢?”

    守在門外的人“轟”一聲笑了起來,無妄張嘴便說道:“爺,您沒看錯,這兩位……姑娘,跟您和蘿姑娘比起來還真不像是同輩人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胡說!”無痕皺眉斥了他一句,“這其中一位是蘿姑娘的小姑,自然不是同輩人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瞧我這耳朵,剛才有些聽岔了。不過另一位不是堂姐嗎?”

    他們身旁的一個八尺壯漢插嘴說道:“這有啥稀奇的?親姐妹之間都有相差幾十歲的呢,更何況是隔房的堂姐妹?沒聽見蘿姑娘說嗎,那是大——堂姐!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我瞧著她們都還梳著姑娘的發式啊。”長著娃娃臉,一看就是伙伴中間的最年輕的那位詫異的說道。

    壯漢一咂摸嘴,“這種情況,要不是嫁不出去留成了老姑娘,就是長得太著急。”

    云蘿:“……”

    鄭豐谷:“……”

    劉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鄭云蘭和鄭玉蓮的臉紅了白,白了又青,如同調色盤一般不住的變化,終于捂著臉“嚶嚶嚶”的推開人群跑走了。

    “過分了。”云蘿目送著兩人跑遠,然后皺眉看著瞎起哄的景家侍從們,“瞎說什么大實話?”

    景玥輕咳了一聲,垂眸看著她的眼神之中滿滿的全是笑意。

    無痕朝云蘿躬身說道:“您教訓得有禮,是我等唐突了。不知蘿姑娘想要如何處置地上的這一位?”

    云蘿輕呼出一口氣,其實這些事情被外人圍觀了,挺丟人的,好歹都是鄭家人。

    她轉頭看向鄭豐谷,“爹,你想怎么處置?”

    鄭豐谷并不曾親眼看見屠六娘的行為,他聽到動靜覺得不對,放下手里的東西出來的時候,屠六娘已經被打得滿地打滾了,之后就被捂著嘴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時被云蘿詢問意見,劉氏就小聲的跟他把事兒從頭到尾的講了一遍,越聽,他的眉頭皺得越緊,那不管不顧沖進來就又打又罵的,豈不跟潑婦一樣?哪里還有什么教養可言?

    當然,有教養的人也做不出她的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看著她血淋淋躺在地上的模樣,有想想她前兩天才剛剛摔倒落了胎,這傷上加傷的還不曉得啥時候才能養好,他也不忍心再去折磨人。

    算起來,她年紀輕輕的,比云萱也才大了兩歲而已,在長輩的眼里,都還是個孩子呢。

    征求了景玥和云蘿的意見,得到都由他做主之后,他轉頭對已經嚇成了鵪鶉的春喜和屠家仆婦說道:“罷了,你們好生的帶她回去吧。我不管你們聽了啥閑話,說誰害誰的,以后都看好你們的主子不許再來鬧事。有些事情,赫赫揚揚的鬧出來對誰都沒有好處。”

排列三计划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