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中文網 > 歷史軍事 > 橫明 > 398 事態很嚴重
    駱養性剛走沒多久,孫傳庭便火急火燎的趕過來。

    “書安,怎得?晌午有些急事,脫不開身。”

    方書安剛將書生安排好,便把下午的事情又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聽完之后,孫傳庭并不著急說話。

    見他如此,方書安心里突然有些不祥預感,問道,“怎么得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駱養性有沒有說,他去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說是去看看,當地的錦衣衛是不是已經廢弛。”方書安說到。

    “廢弛?倒是個理由,不過有沒有想過,還有其他的可能?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可能?”方書安皺著眉,沒有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或許,他是懷疑那書生,有可能說的是假話,又或者,沒準是一個陰謀。”

    見他說的嚴重,方書安思考一番,“你是說,書生有問題?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問題,現在說了也不算。得要他們查探一番,才能清楚。”

    孫傳庭明顯要更加謹慎一些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那個小娘子,怎樣了?”

    方書安突然想起來那會非要跟著他的徐魚兒,遂問道。

    “唉,還不是那樣,不過么,她現在與賤內走的甚近,兩人都快一個鼻孔出氣。”

    對于徐魚兒的套路,孫傳庭不知道還說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“兩人能說到一起還不好,總好過勾心斗角,一人主內,一人主外,你就踏實做好自己即可。”

    如果兩人能夠分工協作,那對于孫傳庭絕對是好消息,有了徐魚兒幫助,家里收入就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孫傳庭也能安心做個純臣,而不是有其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象生的官做的如何?”方書安問道。

    “并不順利,新君繼位,事情很多,再加此前有大量積壓之事,象生又是剛上任,事情繁雜之極。若不是我來的早一些,只怕也會如此。”孫傳庭嘆氣說著。

    “忙著好,熟悉以后,就能有大用,若只是閑著,那人多半是廢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此事,方書安想起前世自己部分同學。

    畢業當時,去的都是鐵桿企業,好處是穩定,輕易不會有大變動。

    缺點就是太穩定,根本就看不見自己未來,似乎以后的幾十年都會是那樣。

    或許,對于有些人來說,是不錯的職業。

    但大多時候,人們并不想能一眼就看到的未來,他們渴望有更多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竟說我們,你呢?聽聞熊大姐突然離開,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孫傳庭也難免開始八卦,說到底,誰都有一顆八卦之心。

    “說是家里老屋年久失修,回去修建老屋。”

    嗯???

    這話你說是糊弄別人,就是孫傳庭都覺得有些假。

    “修建老屋,為何要她親自去,不會是,有什么不能見人的事情吧。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孫傳庭玩味的看著方書安,好像他做了什么一樣。

    方書安什么人,怎么能讓老孫這樣胡謅。

    “你可別胡說八道,我們可沒有…”話未說完,方書安稍微一滯。

    “怎么,難道有事情?”

    孫傳庭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沒有還真不清楚,不過,那天喝了很多酒,醒來以后,我就在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能讓人喝醉?還是個女子?”

    對于方書安的話,孫傳庭實在不敢相信,他從未見這廝喝醉過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說夢話?還有人能將你喝到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曾想過,但事實如此。”方書安無奈的攤手。

    “有沒有可能,你的酒里,有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有什么東西?聽他這樣說,方書安心里一凜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此前沒有想到過,經他一提醒,或許還真在里邊下藥說不定。

    反正方書安搞了不少東西,總有一些能起上作用。

    “難道說,她給我下了藥?然后再?”

    方書安分析一波。

    “經過你如此一說,或許還真有可能!熊家大姐回家,說不定就是不想人們看見她的變化。”

    她的變化?

    方書安心里突然一動。

    “不會吧,按照你這么說,那?”他不敢向下想了,那樣的話,豈不是意味著,熊大姐真的發生過什么,而且竟然珠胎暗結?

    “老孫,東西能亂吃,話可不好亂說,誰知道是其他用途的呢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你不愿說,不說就是,但是還是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兩人說完,時間就不早了,孫傳庭明日依然有許多事情處理,只好早點回去。

    等他走了一會兒,青兒回來添加燈油。

    “說說吧,你到底想聽到什么?”方書安叫住青兒。

    被他這么一說,青兒突然頓住。

    “沒有,什么都沒有,您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方書安嘆口氣,“你呀,也是越來越壞了。以為少爺我看不出來?你好好想想,從老孫進屋子開始,進來幾次?此前,你可是沒有如此高頻率!”

    原來是被注意到了!

    青兒無奈的嘆氣。

    “奴只是聽聽,沒有其他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?不見得吧,是否月華給你許了什么?”

    方書安還以為,會是月華做的小局面。

    原來是以為林家小姐,青兒的思緒少爺不是那么緊張了?

    “林小姐并沒有什么要求,您不要胡思亂想了?”

    說完,青兒飛一般的逃了。

    林小姐不過是他拿出來隨口說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青兒來的原因,無非也想知道,熊芷晴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方書安能看的出來,這一年以來,青兒態度的變化。以前是不喜歡他甚至有些討厭。

    現在呢,完全是兩種風格!

    似乎是看見就要過來,問問是不是需要幫忙之類!

    事情的轉變,在方書安眼里,還是十分明顯。

    駱養性去得快,回來的快。

    他直奔方書安的書房,焦急的等待著。

    方書安簡單歸置一番,看他如此,心里突然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“怎么,事情很嚴重?”

    “可以說,嚴重!”駱養性神態頗為嚴肅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,是什么事,能讓你如此下去?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吧,知縣確實有想法,并且還和上級有很深的聯系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方書安稍微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這還不是全部,另外一件,比此事還早可怕!”

    還有更可怕的事情?

    駱養性嗯一句話,讓方書安不淡定了
排列三计划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