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中文網 > 女頻頻道 > 福晉有喜:四爺,寵上天! > 第1713章 你就別嚇著她了


    她見威廉他們都很信任這個西蒙,還以為西蒙當真有多厲害。

    不說八成治愈率,少說五成還是要有的吧。

    結果這個西蒙才三成的治愈率,言語間還很了不起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真的想知道,到底是給他的自信?

    還是說,這月上帝國的治愈率都這樣。

    甚至,那些大夫比西蒙的醫術還要差?

    “才三成啊。”若音毫不掩飾對西蒙醫術的鄙視,然后繼續問:“西蒙,那你上一個治病的,治好了嗎?”

    還是那名女子代替西蒙回:“上一個是胃部病變的一名公爵,西蒙給他放血后,胃是不痛了,但因為失血過多死了。”

    若音:“上上一個呢?”

    女子:“對方腿上長了腫瘤,我們這講究的是哪里有病就切掉哪里,西蒙用三板斧替他截肢后,還是沒能救活他。”

    若音:“那上上上一個呢?”

    女子:“那是一個肺部有炎癥的公爵夫人,西蒙讓她在教堂祈禱,靜養治療,同時放血,但她的病情一直沒有好轉。”

    若音:“好了,這位西蒙醫師,我確定你真的是個庸醫,你可以離開這了,我不需要你給我治病。”

    一開始,她還以為月上帝國能有稍微先進一點的檢查設備,能檢查出把脈檢查不出的病情。

    誰知道這里的醫療比大清還要落后。

    本想說不要隨意否認自己不知道的區域,萬一是自己見識短,而對方是真的醫術高呢。

    現在聽見西蒙他們胡說八道后,她是肯定不會把自己的性命交給西蒙的。

    “吼,君上,她還是堅持要侮辱我的醫術!”一直自信的西蒙,突然跺腳,居然指著若音,發嗲地朝威廉告狀。

    這么娘的樣子,和他之前文雅的樣子大相徑庭,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萌。

    威廉:“若音,你昏迷這些天以來,都是西蒙通過放血在給你治療,否則你的傷口也不會好的這么快,你也不能這么快就醒來,你應該相信他的醫術。”

    若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確定不是她生命力頑強嗎?

    她覺得自己命真大!

    從地震中被救出來,別的方法沒有,就是靠放血撿了一條命。

    若音搖了搖頭,堅定地道:“我不要他給我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要我治病,我還非要給你開刀動手術,讓你見識見識我的醫術,見證一下奇跡!”西蒙握著尖刀,就要朝若音手臂割去。

    若音掀開絲綢薄被,直接下床。

    雖然她的腿有些疼,但她還是拉著一名金發碧眼的女子,躲在其身后。

    可那名女子一下就掙脫了她的手腕,讓她沒地方躲。

    若音無可奈何,只好躲到了約瑟的身后,嘟囔道:“約瑟,咱們好歹一起在太廟共事過,你給我對這個瘋醫師,還有你的哥哥威廉說,我不要西蒙給我治病,我自己是老中醫,我會給自己治病的。”

    這個西蒙,怎么一點都不按常理出牌。

    不是說得好好的,心高氣傲不愿意給她治病了么。

    怎么現在又追著要給她放血,想要以此證明他的醫術,還揚言要見證奇跡了。

    她真的怕奇跡沒見到,她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。

    比起那名女子,約瑟倒是沒有將若音交給西蒙。

    而是筆挺地站在若音面前。

    并且,他還撐開雙臂,攔住了西蒙。

    “西蒙,你先退到一旁。”約瑟先是命令西蒙別再握著尖刀追著若音,而后朝威廉嚴肅地道:“威廉,她是大清女子,本就不適應我們月上帝國,你和西蒙就別嚇著她了。”

    威廉看了眼約瑟身后的若音,眸光微微一閃,“我不是嚇她,是讓西蒙給她治療傷勢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”若音一想到西蒙說的喝羊血,人畜排-泄液,胃里又一陣翻騰,她將那種惡心感壓下,繼續道:“我都說了,我自己會治病,嘔......”

    可若音胃里空空的,即便是嘔,也只是干嘔。

    見她連著嘔吐,威廉和約瑟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可那個西蒙卻道:“女士,你已經病入膏肓,你要是再這樣固執下去,不讓我給你治病的話,你很快就會沒命的。”

    若音蹙了蹙眉,將胃里的惡心感強壓下去,“放心,就是你沒命,我都會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這時,西蒙打量了若音一眼。

    那雙眼睛,最后落在若音微隆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頓時,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。

    “你該不會是...”說著,他就在那囑咐一名女子:“你去抓一個爪蛙過來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房間內的所有人,都詫異地看向若音的肚子。

    面對眾人詫異的眼神,若音沒好氣地道:“你們都看著我的肚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女子提醒道:“在我們月上帝國,只有女子疑似有身孕的情況下,才會抓爪蛙,再將女子腎臟的排-泄液注入到爪蛙體內,由于孕婦腎臟排-泄液中含有一種導致爪蛙產卵的激素,這種方法雖是殘忍了一些,但準確性非常高。”

    若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合著他們是認為她有孕了?

    若音指著西蒙,惱怒成羞地道:“你休要在這信口雌黃,我一個人到了你們月上帝國,你當著這么多人說我有身孕,你安的什么心,就算我不認可你的醫術,你也沒必要詆毀我的名聲啊。”

    西蒙:“我真不是想詆毀你,只是覺著你又是嘔吐,肚子也微隆,這才覺得你可能是有了身孕。你放心,單身卻有孕,或許在你們大清很丟人,甚至不讓生。”

    “可在我們月上帝國就不一樣了,我們因為信仰的問題,不允許強制性小產,只要有了身孕,就必須得生下,也沒人會瞧不起你的。”

    若音不再搭理西蒙,只是不自覺地將手放在自己的腹部。

    被西蒙這么一說,她都有些懷疑自己了。

    只是用爪蛙驗證身孕太殘忍也太麻煩,等到爪蛙產卵,得等到猴年馬月,還不如她自個診脈呢。”

    于是,若音在一條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她將右手穩穩的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左手的食指、中指、無名指,放在右手脈搏處,感受著自己脈搏地跳動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為了避免涉政,之前威廉國家的名字,改為月上帝國。

    這個國家是以歐洲為背景,完全架空虛構的一個國家。

排列三计划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