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戒中文網 > 科幻靈異 > 位面之狩獵萬界 > 第七百四十七章 送你兩年白吃白喝
    黃少宏嘴上說不怕李和安,不過心里還是有那么一點心虛的。

    畢竟他和人家妻妹馮婉嫻不清不楚的,然后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后,又和人家女兒李梓涵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梓涵為了幫他連自己家的私人飛機都連夜調動了,最后在醫院被嚇得出了問題,黃少宏自己也心中有愧,感覺難辭其咎。

    一路擔心回到了酒店,還好到了酒店之后,原本情緒還不穩定的李梓涵,已經被他抱著平穩安靜的睡著了,原本因為驚嚇而顫抖的身體,也恢復了正常。

    這讓黃少宏那顆懸著的心,終于放下了,沒事兒就好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剛才李梓涵那種激動的情況,應該是受到驚嚇之后,應激性的反應。

    等到情緒安穩了,精神平靜下來,睡上一覺估計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看著李梓涵睡的平穩,不但黃少宏放心了,就是那些保鏢們也松了一口氣,李梓涵要是出什么意外,他們這些保鏢可沒辦法和李和安交代。

    將李梓涵慢慢的放在套房的大床上,黃少宏還想伸手去抓她脈門幫她檢查一下,看看別落下其他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結果手剛伸出去,身后李梓涵那保鏢頭目就趕忙伸手一攔,語氣生硬的道:

    “黃先生,我家小姐已經休息了,您看是不是不要打擾的好!”

    黃少宏眼睛一瞪便要發作,但轉念一想,人家是李和安派給自個兒閨女的保鏢,說起來自己才是外人,人家攔著自己也是職責所在。

    當即呵呵一笑,點頭道:“好,你家小姐如果有什么問題,可以找我!”

    “不敢勞煩!”

    那保鏢頭領顯然對黃少宏意見極大,語氣中帶著明顯的疏遠與不耐煩。

    黃少宏點點頭,轉身就走,那保鏢的聲音再次響起道:

    “請黃先生暫時不要離開昆明,我們老板過來說不定還要見你!”

    黃少宏霍然轉身,凌厲的眼神直射那保鏢頭領,那保鏢頓時渾身一震,心里沒有來由的慌亂起來,這一刻他感受到了生死危機。

    按照這保鏢長期以來培養針對危機的戰斗意識,這一刻他身體本能的就去摸腰間的手槍。

    可下一瞬,他的手停了下來,因為他發現黃少宏的眼神從凌厲轉為蔑視,而在這樣蔑視的眼神下,本該怒氣勃發的他,卻驚訝的發現,自己竟然再也提不起半點出手的念頭。

    這保鏢頭領是李家精挑細選出來的,自然不是泛泛之輩,曾經在黑水公司接受過訓練。

    他記得在黑水公司訓練的時候,他的教官,那名在公司內部都排名前三的高手,曾經對他們這些學員,說過這種情況。

    那教官告訴他們,當你們有一天遇上一個,只用眼神就讓你們喪失戰斗意識的人的時候,一定要帶著自己雇主有多遠跑多遠。

    道理很簡單,因為當強壯的西伯利亞虎,與一個赤手空拳的普通人,對視的時候,那個人絕對生不起想要與虎相斗的想法。

    而當你遇到能帶給你們這樣感覺的人的時候,就證明人家對于你們來說,就是那只強壯的西伯利亞猛虎!

    這一刻,這個保鏢頭領冷汗都下來了,他生怕對面那個可怕的存在狂性大發,如果那樣,僅憑對方眼神就可以確定,他們這些保鏢誰都擋不住對方,都要死!

    好在黃少宏注視了他三秒鐘,然后嘴角升起一絲淡淡的譏諷,便轉頭離去了,留下一句:“李和安要找我,就讓他給我打電話,我會來的!”

    等黃少宏走遠,這位保鏢頭目才長出了一口氣,同時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這時候他手下一個保鏢看著黃少宏離去的方向啐了一口,對這保鏢頭目道:

    “隊長,這姓黃未免也太囂張了吧,不就是仗著自己那張小白臉和大小姐關系好嗎?要不哥幾個喬裝教訓他一頓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保鏢頭目看了安睡的李梓涵一眼,然后對周圍警告道:

    “千萬不要打黃先生的主意,記住我的話,我是為你們好!”

    李和安連夜坐飛機到了昆明,馬不停蹄的剛拿到酒店,當他在一眾安保人員的簇擁下,走進總統套房,看到熟睡中的女兒的時候,懸著的心終于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“梓涵她沒事兒了吧?”好似怕吵醒自家閨女,李和安問話的時候都輕聲細語。

    李梓涵的保鏢隊長立刻走上匯報道:

    “老板,大小姐之前應該是受到了驚嚇,現在已經平穩多了!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?”

    李和安對保鏢頭目的回答很不滿意,聲音雖然沒有提高,卻嚴厲起來:“那我要你們干什么?你們應該對梓涵寸步不離,明白嗎?”

    那保鏢隊長立刻低頭認錯,將當時的情況從頭到尾講了一遍,說李梓涵堅持要自己進去,而他想到那醫院的特殊背景,也就疏忽大意了。

    保鏢隊長自請罰薪一年,而且直接請罪,說即便老板要開除他,也毫無怨言!

    李和安不置可否的道:

    “我罰你薪水做什么?我差那點錢嗎?我要的是子涵能夠平平安安......”

    他說完之后,沉默了好一會,這才道:

    “這次就算了,畢竟你們都是跟我多年的老人,下次再有這種事情發生,別怪我不顧多年的情誼!”

    “多謝老板,多謝老板!”

    所有保鏢都同時躬身,真心的感激李和安的大度。

    李和安其實是深通用人之道,這些保鏢的本事他是知道的,辭掉另找,比他們好的也不多,培養起一個值得信賴的安保團隊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這次他女兒沒事,李和安大度的點到為止,這些人今后不怕不感激涕零,用心賣命。

    見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成功達成,李和安點了點頭,然后問道:

    “那個姓黃的臭小子呢?”

    一個保鏢連忙說道:“本來大小姐是給他訂了另一間總統套房的,不過他今天沒有住,而是出酒店去了!”

    李和安聽到女兒給黃少宏訂總統套房的時候,眼皮就不由自主的抽了抽,心說這還真是不拿自己老爹的錢當錢啊!

    保鏢頭目補充道:“黃先生說,您要找他就給他打電話好了!”

    李和安聽完之后又是一陣心里發堵,我之前倒是打了,結果你特么把我拉黑了!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剛剛凌晨,他為了女兒連澳洲都沒去,白天通過視頻會議剛和澳洲那邊談判了一天,沒來得及休息就連夜趕來,此時也有些疲累了,想了想便道:

    “你們在門外看好大小姐,我去那間套房休息一下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!”

    說完打了個哈欠就朝外面走去,邊走還邊不忿的自語道:

    “用我的錢訂的總統套房,不能便宜了那小子,我不住誰住?”

    周圍的保鏢還是頭一次見到自家雷厲風行、說一不二的老板有這樣小孩子氣的時候,都不禁相視莞爾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黃少宏又出現在上次那家早點鋪子里,撿那些賣相好,還沒嘗過味道的早點又點了一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他并沒有在現實世界過夜,而是去了‘黑夜傳說世界’陪著自己懷孕的吸血鬼老婆,講了一夜的通話故事哄其入眠,結果這倒霉妞怎么都不睡,一直看著他傻笑,他不講就不樂意。

    黃少宏心里也納悶,難道吸血鬼也逃不過‘一孕傻三年’這個規律?

    早上起來便又回到現實世界,打算吃完早點就去見一見昨天那個叫阿浩的茅山傳人。

    十多分鐘的功夫,黃少宏吃完三人份的早點,在其他食客驚異贊嘆的眼神下,這貨點燃一根雪茄,悠閑的走出了早點鋪子。

    給趙小南打了一個電話,問昨天的事情怎么樣。

    趙小南在電話里苦笑連連: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樣?一團亂麻唄,你又不是不知道,四九年以后不許成精,昨天那么驚悚詭異的事情,我怎么向上匯報啊,只能說那人有特異功能,超自然的力量!”

    他說完還補充了一句:

    “放心吧少宏,你幫我好幾次,我再怎么也不會把你的事情說出去的,對了你要有空就來一趟,我還有一些不解的地方想要問問你呢!”

    黃少宏笑了,他知道趙小南要問什么,無非就是昨天見到的事情,什么僵尸,九子鬼母,還有自己口中的茅山、正一,最主要的可能是施放鏡像空間時,帶給他們的空間轉換這些問題吧。

    他當即笑道:“這些事情你也別問了,問了我也不會說,不過回頭給你幾張符篆,以后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超自然危險,怎么也能幫上你一把!”

    趙小南很是看得開,見黃少宏不想說,就爽朗的笑道:“那行,我就不問了,不過你那符篆可要多給我一些,我手下的兄弟多,少了不夠分啊!”

    “行,我就敬佩你們這些保家衛國的好漢,不就是多幾張符篆么,絕對沒問題!”

    黃少宏說完之后也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:“我要見一下昨天那個阿浩!”

    趙小南沉吟了一下就答應了下來:“好,我這邊還有點事情要處理,等我兩個小時,把你地址發給我,等我忙完去接你,親自帶你去!”

    黃少宏一怔:“你出院了?“

    趙小南嘆了口氣,語氣古怪的道:“見面再說吧!”

    掛斷電話,黃少宏四處看了看,見旁邊就是一大型商場,當即拍了一張照片發到了趙胖子的微信里。

    然后他走到商場門口,百無聊賴的坐在商場門前,供行人休息的長椅上,從行囊里取出一個煙灰缸放在膝蓋上,開始抽著雪茄無聊發呆。

    一根雪茄讓黃少宏享受了近兩個小時,當雪茄熄滅的時候,趙小南的電話也恰好打過來,說讓他別著急,他和趙小北正在趕來的路上,馬上就到。

    掛斷電話,還沒等黃少宏把手機收進兜里,一個三十多歲,體格精瘦,兩眼飄忽似乎沒有固定焦距的男人坐在了他的身邊,笑著對他道:

    “哎,哥們,我看你這手機是山寨的吧?”

    黃少宏看了對方一眼,嘴角一勾,點頭道:“是啊,這不是便宜嘛!”

    其實黃少宏以前用的是大水果,后來有了智腦之后,就覺得特LOW,娜塔莎便重新幫他做了一臺,其中程序自然是堪比賈維斯的人工智能,外殼更是用振金制作的永不磨損款。

    不說別的,就這手機上面的科技價值,在現實世界換一搜航母,還是綽綽有余。

    不過黃少宏見得多了,倒也不必處處顯貴,更何況他覺得面前這貨有點意思,便想著看看對方到底要做什么,也就順著對方的話說了。

    那哥們聽這話一笑:“沒事兒,誰還不圖個便宜啊,哥不會笑話你,不過今天你遇見哥就說明你運氣到了!”

    黃少宏眉毛一挑:“怎么著呢?”

    那漢子繼續說道:“看你這個歲數是大學生吧,平時同學之間是不是都愛攀比,想不想要個牌子手機,哥賣給你,保正品,絕對便宜!”

    黃少宏聽到這里,又看了一眼對方那飄忽不定的眼神么,這才恍然,合著就是一銷贓的偷兒啊!

    當即也沒了興趣,但還是接口道:“有什么好貨嗎?多少錢!”

    他想著套一下對方的話,用手機錄下來,然后直接按住報警,弘揚正義就完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那人更是銷贓,揚了揚下巴,用眼神朝周圍一掃。

    黃少宏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,此時商場門口已經是人來人往,不少低頭族都拿著手機,有打電話的,看新聞的。

    正當黃少宏疑惑什么意思的時候,那人眼神還是朝四周掃視,看著人來人往的人群,同時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:

    “你就在這看,相中誰的就告訴我,無論什么牌子,什么型號,全三百!”

    黃少宏都驚到了,這是碰見手藝人了,現在的偷兒都這么狂嗎?

    他眼睛一掃,忽然發現個熟悉的身影,趙小南剛從車上下來,正一邊點煙一邊朝這邊走呢。

    黃少宏也沒招呼對方,而是指著趙小南對那人道:“我看那個人穿的挺好,手機肯定不錯,就要他的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必須OK!”

    那漢子起身快步走過去,他的快速靠近,立刻引起了趙小南的注意,而后者也通過這偷兒的方向,看見了坐在其身后不遠的黃少宏。

    正要伸手招呼,就見黃少宏用食指放在嘴邊做了一個‘噓’的手勢。

    趙小南雖然不解,但立刻停止了動作。

    那漢子快步走到趙小南身邊,拿出一根煙來,陪笑道:“大哥借個火!”

    趙小南猜到黃少宏的異常與面前這人有關,當即沒表現出來,而是把兜里的打火機拿出來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漢子伸手接過,將自己的香煙點燃,然后再次道謝,把火機換回去,笑著點頭轉身又回到了黃少宏身邊。

    黃少宏剛才視線被這偷兒的背部遮擋住了,沒看清具體情況,心說這是沒下手?要下手了,憑趙小南的本事直接就把對方拿下了。

    趙小南轉身離得遠了一些,既然黃少宏不愿暴露,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主動配合起來。

    黃少宏朝身邊人問道:“這生意黃了吧?”

    那人‘切’了一聲,看了黃少宏一眼,然后翻手取出一部黑色的手機來,說道:“三百!”

    黃少宏眼睛都差點瞪出來了,原因無他,這部手機正是趙小南昨天用來打電話的那一部特戰隊加密手機。

    他昨天掃了一眼,絕對不會認錯。

    神偷啊,趙小南他都能得手!

    黃少宏接過來看了看,確認無誤,當即笑道:“行,這手機一看就上檔次,價值遠超三百啊,你要這么點錢不是虧了嗎!”

    那漢子一擺手:“行有行規,放心我不坐地起價,咱談好三百就三百!”

    黃少宏笑著點頭:“大哥你講究,我也不能不仗義啊,這樣我再送你兩年白吃白喝怎么樣!”

    那偷兒忽然一指黃少宏身后:“哎,你看那邊打起來了!”

    說完見黃少宏也不回頭,就這么笑著看著他,這偷兒靈巧的一個抹身,回頭就跑。

    剛邁出一步,黃少宏的手就搭他肩膀上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趙小南看到這邊動手了,走過來問道:“怎么回事兒啊!”

    黃少宏晃了晃手里的手機:“你看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艸!”

    趙小南一模褲兜,老臉瞬間通紅,對著那偷兒就是一巴掌:

    “行啊,連我你都能偷,你知道我那手機里多少JS機密么,等著挨槍子兒吧你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兄弟們可能都看出這幾章鋪墊都是為了解決李梓涵的問題,但昨天那章被屏蔽了,原因不明,夏天的思路全都被打亂了,先過度一章,等明天心情穩定了就開始快速推進劇情離開這倒霉的現實世界,去劇情世界爽快吧!
排列三计划平台